绯夜

“执手相看,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。蝴蝶飞不过沧海,不是因为它没有勇气,而是彼岸没有了等待。三年等待的花终究还是没来得及开放,我用寂寥的琴键写下冬天的序章。以为闭上眼睛,就可以看不见世界的黑暗。以为捂住耳朵,就可以听不到所有的烦恼。以为停住脚步,心就可以不再流离失所。以为不再写字,就会从此忘记了忧伤。我曾经以为不会讲完的故事,其实早就注定了物是人非……陈玫写给最爱的张宁,我眼中只有你,而你却只看着她。”

评论